2)第三十二节 情何以堪_赤血令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若琳撕心地喊着,语气虽然地悲凄,却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!

  陈尔东摇摇头,“不是不能回头,而是你我根本就不可能走到一起,因为你从来就没有真正地相信过我,我在你心里也不是一个可以相信的人,这样的勉强,还有什么意义呢?”

  江若琳喃喃地道:“不是的,不是的!”身体连连后退,绝望的脸上,露出痛苦的笑容,直到现在,她都不能明白,‘相信’是什么意思?当真是可悲!

  “尔东,我真的不懂!”江若琳大声吼道:“我真的不懂!”一道利箭自嘴中喷出,泪水缓缓滴落,整个人无力地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公子,她死了?”凤十三淡淡地道。

  陈尔东转过身子,来到江若琳身边,将她那不能闭上的眼睛合上,冷漠地道:“江若琳,你到死,都是这么地执着不明,枉你聪明绝顶?”

  就地将她掩埋之后,众人走下了泰山,山脚下,陈尔东忍不住地回头望了一眼山颠,淡淡地道:“此生,我再也不会来泰山了?”就这么几个字,包含着多大的情绪?众人不会想象,也不敢去想!

  回到陈家庄,陈尔东便躲进了房间,众人除了唏嘘之外,也不能做些什么?欧阳惜竹在陈尔淳的带领下,游遍了整个陈家庄,在看到后花园的那个亭子时,欧阳惜竹与当时的欧阳怜心一样,那么地动容,那么地深情!

  五人坐在亭子中间,欧阳惜竹叹声道:“尔淳,这十几年来,你们受苦了?”

  陈尔淳摇头道:“我不苦,我有七叔的照顾,众多兄弟姐妹们的陪伴,不苦。尔东他苦,从山崖上跳下,一个人躲在山谷中,凭着自身的毅力,练就了一身的武功!你们很难想象,一个小孩子孤苦无依地独自在山谷中,十几年的日子,便只有自己与自己对话,想起这里,我便心如刀割。而在泰山却又发生了这样的事,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上正道盟!”

  几人听在耳中,感受在心里,几人之中惟有思绮在山中长大,但那时,她好歹还有一个师傅在陪着她,无忧无虑!

  “尔淳,不要这样,免的尔东瞧见,心里更加地不舒服!”王尚在一旁安慰地道。

  欧阳惜竹再一次地叹道:“是姨娘没用,不能护的你们周全,不能给你们一个温暖的家!”

  “姨娘,您又再说起这句话了,好象在泰山时,您已经说过一次了,到底怎么了?”陈尔淳不解地问道。

  欧阳怜心淡淡地道:“惜竹,我还差点忘了,当年陈家被灭的时候,你就已经是个娘娘了,为何一点补救的措施都没有?”

  欧阳惜竹无奈地道:“我现在正要说这件事!尚儿比尔淳大一岁,在尚儿出世时,先帝册封为太子,举国同庆!摆满月酒时,凤雪与傲天也去了,当时风雪正怀着孕,我二人开心之余,便给

  请收藏:https://m.117jh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